今日起,随着中超率先开战,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各级别赛事将陆续展开。中超、中甲、中乙全部52支球队,怀着同样的梦想,将在中华大地上演一场场激情飞扬的绿茵对决。为使大家更直观了解中国职业足球发展现状,本报特别为您梳理出中国职业足球版图。

今年,总共有26家俱乐部涉及了股权转让,其中7家涉及了注册协会迁移工作。这次堪称中国足球史上最大的转让迁移浪潮,其背后原因除了足协禁止跨省转让以外,更有小俱乐部生存依然艰难的因素。

整个休赛期,江苏舜天俱乐部的转让最受人关注,其新东家苏宁作为不输恒大淘宝的金主,在收购了股权之后,便立即重金引进绿城门将顾超。另外,中超的两支升班马也都完成了转让手续,延边将70%的股权转让给了深圳富德产险,华夏幸福也是去年12月才正式更名。

如果说中超俱乐部转让频繁,是看上了如今蒸蒸日上的顶级联赛背后巨大的广告效应,那低级别联赛更多转让和迁移是为了生存。对于中超球队,接下来的5年里总共80亿的转播费分摊下来,会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。然而这份合同却不包含低级别球队,中甲很多球队连电视直播都没有,就更别谈中乙了。

据悉,三级联赛中以中乙的转让规模最大,有12家俱乐部申请。目前低级别球队缺少关注度,难以吸引高额赞助,球队的开销却越来越多。如今中甲的实力已经非往日可比,只有加大投入才有希望冲超,中乙也是如此,一旦连续几年升级失败,俱乐部便难以为继。

如今中甲的年均投入早已超过3000万元,连中乙都千万起步,动辄八位数的年均投入,对于大部分投资人而言,哪怕是真心热爱足球,这负担也实在过重。因此将球队转让,或是迁移至政府支持力度更大的地方协会,既是解决方法,也是无奈之举,同时也对中国足球的长期发展相当不利。

北京人和便是其中典型例子,从上海到陕西,再到贵州以及最后的北京,俱乐部总经理宫磊表示,迁移实在是无奈之下采取的行为。如今,足协规定在2018年年底之前,每家中超中甲俱乐部必须拥有属于自己的足球基地,实际上这条规定早在郎效农时期就曾出台过,为的就是杜绝俱乐部投机性质的转让,不过该规定并没有被坚持下去。

如今跨省转让已经成为了历史,中超中甲的准入门槛也开始提高,这或许可以杜绝一部分不想真心搞足球,只是希望通过股份转让来赚上一笔的投机分子。

从这个版图来看,京津冀有4支中超球队,长三角同样拥有4支中超球队,而珠三角也拥有广州恒大和广州富力两支球队。加起来,在中超16支球队当中,京津冀、长三角和珠三角共有10支中超球队,占据了中国顶级职业足球的大半江山。

出现如此现象的原因不难理解,既然足球市场全面进入资本运作阶段,经济相对发达的长三角、京津冀和珠三角无疑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,竞争力必然强于其他地区。

北京和天津作为直辖市,拥有国安和泰达两支中超球队,两个直辖市加起来共有7支队伍。从版图上看,河北成为中国职业足球的新兴力量,目前已经拥有石家庄永昌和河北华夏两支中超球队;此外还拥有2支中乙球队。

长三角地区也是足球发达地区,拥有上海申花,上海上港、江苏苏宁和浙江绿城4支中超球队。而且在今年的投入上,江苏苏宁最舍得烧钱。引进特谢拉花费了5000万欧,引进拉米雷斯也花费了2800万欧元,加上若和塞恩斯布里,苏宁在外援方面支出的转会费达到6亿元人民币。加上3名5000万人民币的内援顾超、谢鹏飞和杨家威,以及1000万人民币的李智超,苏宁总花费达到7.6亿人民币。

广东省目前共拥有6支球队(2支中超,2支中甲,2支中乙),成为拥有球队最多的省份。

虽然在拥有中超的数量上与京津冀和长三角还有差距,但广州恒大作为长三角的代表,最近几年一直稳占中超榜首,因此也成为珠三角的“最佳代言球队”。恒大的优异表现,无疑也点燃了广东地区的足球热情,除了广州地区和深圳地区各拥有2支球队外,梅州也成为广东地区的一个代表。小小的梅州市既然拥有中甲和中乙两支球队,这充分说明,梅州作为传统的“足球之乡”正焕发新的活力。

足球版图上的另外一个变化是,从今年开始海南省加入中国职业联赛的版图,而福建省,广西和安徽省退出了中国职业联赛的版图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