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到2021年,我们自己的联赛似乎就没有传出过好消息。中性名的一地鸡毛后,是欠薪、罢训、吃盒饭的闹剧。

越来越多的中超队伍,正处于破产和退出的边缘,即便最终留下依旧留有诸多的隐患。

在这个疫情肆虐后的当下,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,即便在欧洲,意甲有15支球队欠薪,豪门如巴萨也拖欠着12月的工资没发。

为什么欧洲顶级联赛的球员们,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。是因为他们的职业化程度更高吗?

面对危机,我们不应该责怪中国球员“斤斤计较”,需要正视我们的职业化联赛与欧洲有着天大的差异。

原本以为最难的会是2020年,短短100天里,就有多达22支球队宣布解散或者退出职业联赛。

不曾想到了2021年,中国足球的“存亡危机”愈演愈烈。为了解决问题,中国足协甚至已经做出了不少的动作。

就在本月中旬,中超公司向各支俱乐部紧急拨款1.12亿人民币,平均每家球队提前拿到700万元“2021赛季分红”。

即便如此,依旧有多家媒体爆料:中超球队存在普遍欠薪的问题。这导致中国足协要求递交的工资确认表,成为了老大难。

上赛季用最低的成本,配置最好的外援,在关键时刻发力的中超大黑马重庆队,爆出欠薪长达7个月的消息。

就在递交工资确认表的关键时刻,拿不到薪水的球员们选择罢训来逼迫球队有所动作。

尽管也有人表示重庆队不会解散或退出,当前更多是跟市政府博弈,要求得到额外的补贴款。

面对着当前投资人“哭天喊地叫穷”的压力,中国足协在打击欠薪这件事的力度上与2020年不可同日而语。

为了留住投资人,足协已经通过各种渠道,颁发明文规定、安排喉舌发声,来表达中国球员年薪太高,需要降薪、为球队减负。

既想要留住投资人不离开足球圈,又想保护球员的利益,中国足协当前的角色有些尴尬,也很吃力。

中超一个很大的痛点,就是收入和战绩并不直接挂钩。即便江苏苏宁赢得了2020赛季的中超冠军,但并不能带来多少经济利益。

真正有效的,无非是广告效应和潜在的影响力。部分地产公司凭借着球队的战绩与宣传,让自己的名字家喻户晓。

很少花钱购买俱乐部正版周边产品,甚至看球也更多靠赠票、黄牛票,球迷们缺少在经济上对于球队的支撑,同样也得不到球队的尊重。

中国足球的发展,从最初就让球队与球迷之间的关系变得若即若离。没有了商业上相守相依的基础,也就很难有真正的不离不弃。

所以中超的兴盛与否,完全取决于投资人的心态与计划。江苏苏宁即便赢下2020赛季的中超冠军,但是当苏宁集团资金链调整后

也需要面对残酷的现实。特谢拉几乎注定离开、埃德尔也在寻求回到欧洲,球员们上赛季的常规工资尚且没能拿全(已经欠薪3个月)。

新一年的训练开启后,因为食堂已经关闭,球员们只能吃外面订的盒饭。更为夸张的是部分还没续约的球员,压根就没盒饭吃。

唯一会让江苏苏宁球员感到有些安慰的,会不会是他们的“队友”国米球员同样被欠薪已久。

好在国米球员还是相当的职业化,即便将近半年没能拿到工资,依旧在意大利杯上淘汰AC米兰,同时在联赛排名第二。

国米欠薪的问题,在意甲并不是个案。根据意大利媒体的爆料,意甲一共20支球队,就有15支队伍存在欠薪的现象。

不过意甲联赛本赛季的战斗力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,甚至还出现了米兰双雄强势复兴的好势头。

如果将目光转向法甲,我们会惊讶地发现,当前与巴黎圣日耳曼竞争榜首位置的,恰恰是两支深陷经济危机的队伍。

里昂在去年3月的时候,成为法国第一支宣告停发疫情期间所有球员工资的球队。由于未能杀入本赛季欧战,他们的经济状态进一步恶化。

在今天凌晨之前(里昂多赛1场后以多1分的优势力压巴黎和里尔登顶法甲),原本与巴黎圣日耳曼同分并列榜首的里尔,同样负债2.49亿欧元。

他们的老板现在还欠着埃利奥特基金1.17亿欧元的贷款,需要在2021年8月前偿还。

不知道如果届时无法清偿,埃利奥特会不会跟借款AC米兰时一样,从债权人做成老板。

b.欠薪一个月后:巴萨反倒是8场赢了7场—欧洲豪门都有自己的危机应对手段

不仅仅是第二档的球队问题严重,就算是顶尖豪门也都问题多多。在最近公布的财报显示,巴萨总负债高达11.7亿欧元。

疫情给巴萨带来了将近1.5亿欧元的损失,也让球队之前的高杠杆高速发展策略遭遇重大打击。

从统计数据可以看到,巴萨原本的净负债控制是较为成功的。不过从2017年开始,巴萨增加负债高速发展。

不过在2020年,净负债超过3亿欧元,这是因为巴萨原本预计的收入和实际出现2亿缺口。

从资产和负债的对比可以看到,巴萨流动资产、金融和其他资产在6.5亿左右,但是却有一个7.31亿的短期债务。

其中能够用来快速还债的资产,与短期债务之间有大约2.65亿的缺口,这是当前巴萨的一个最大痛点。

不过需要注意到的是,巴萨有将近6亿的球员注册权摊销,以及2.28亿欧元的固定资产,球队获得银行展期的可能性很大。

对于巴萨,球队当前第一要务就是选出一个新主席,后者可以有完整的权利与银行达成展期的谈判。

或者利用当前欧洲负利率时代的资金成本优势,得到新的低息贷款,来覆盖原本即将到期的负债(并不是增加贷款)。

或许正是对于未来有信心,巴萨球员同意部分工资在未来3-4赛季带息延迟支付,并且在最近一个月的比赛中,取得了8战7胜的佳绩。

与此同时,来自于英超的阿森纳就在本月18日,从英格兰银行贷款1.2亿英镑,来缓解现金流短缺的问题。

根据利物浦喉舌媒体《回声报》的报道,球队老板芬威体育集团计划出售20%股份,以保障利物浦俱乐部财政安全。

因为疫情对球队的资金链造成了一定的影响,为了保证运营的安全和长期的竞争力,芬威希望引进新的投资人。

欧洲球队甚至是豪门球队的资金链同样岌岌可危:但是球员们基本没受到影响,甚至越战越勇

平心而论,我们无法指责天津泰达和重庆当代的球员在遇到欠薪之后,职业态度不如欧洲球员。

因为这其中有着巨大的保障差异,中超球员的确没有安全感,我们的投资人一旦选择退出,球员们真的可能颗粒无收。

相比之下,欧洲足坛有过太多球队经济危机的故事。诸如瓦伦西亚卖血比利亚、大卫-席尔瓦求生。

还有像苏超豪门格拉斯哥流浪者,因为经济危机导致破产,球队消失。不过另起炉灶的他们,很快回到苏超的顶级平台。

本赛季在杰拉德的带领下,已经领先死敌凯尔特人超过20分,距离重新回到苏格兰足坛的顶峰只有一步之遥。

再来看看杰拉德的老东家利物浦,球队在21世纪第一个10年的尾声遭遇严重的经济危机。

球队的“狗血双熊”老板吉列和希克斯,通过离岸公司转手借款抽取天价利息的方式,掏空了利物浦的财政。

球队最惨的时候,因为还不出贷款,已经遭遇第三方接管。不过就是在这一刻,利物浦迎来了新生。

接手球队的芬威集团,很快将利物浦带出泥潭。即便罗杰斯的亚军留下遗憾,但是随后请来的克洛普成为红军的真命天子。

先后赢得欧冠冠军和队史第一尊英超奖杯,芬威治下的利物浦成为21世纪最好的红色时代。

另外一个被球迷们所熟知的例子,就是AC米兰。在贝鲁斯科尼政坛诉求减弱之后,红黑军团一直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。

李勇鸿的到来就像是一场闹剧,尽管结束了贝鲁斯科尼时代,却将AC米兰带向另一个深渊。

不过不知道是巧合,还是运气,因为李勇鸿从埃利奥特基金(也有人将其称之为秃鹫基金)借钱

导致原本的债主,摇身一变成为了AC米兰的主人。他们的到来,反倒是让球队的运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从这些故事中我们也能看懂,欧洲顶尖豪门的优势,在于自身俱乐部的金字招牌。

AC米兰、利物浦,甚至是瓦伦西亚这样的球队,不会因为更换老板发生太多的变化。

球迷基础、历史底蕴,以及市场形象和未来的吸金能力,将会保持在一个相对平稳的高度上。

任何新入场的投资人,都可以通过成功的管理,在短期或者中期内,将球队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。

我们有理由相信,中国足协的中性名改革,就是要弱化投资人的影响力,打造球队的百年品牌。

但是中国足球距离走到这一步,真的太过于遥远。毕竟明天的那口饭,还要投资人喂养给球队,现在就想着百年大计,过于天真。

我们不能因为看到兔子撞在了树上,就忘记兔子高速奔跑的原因。仅仅只是看到树,未来也等不到更多的兔子。

欧洲足球产业的生命力和承受压力的能力,是经过百年沉淀和完整市场经济的洗礼。

中国足球距离这一步,真的太过遥远。你无法苛责投资人失去冠名后的愤怒,你也无法要求球员们欠薪后继续努力训练。

所谓的职业化,其背后有着太多的利益保障,以及深厚的体系支撑。仅仅靠一个中性名,学不来百年底蕴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